好聚好散

【楼诚】普罗米修斯(十四)

14、疯狂动物城

魏敏小心地锁上抽屉,站起身来,穿过长长一条没有任何岔路的走廊,最后按下指纹,打开了二病区的隔离铁门。

她是这家精神康复中心的护士长,说是康复中心,更像个高价收容各式神经病的垃圾场。足够富有的家属们交足了住院费,就可以心安理得地把那些讨人厌的累赘扔在这儿折腾像魏敏这样不得不向生活低头的人——这里的工资接近正常医院的两倍。当然了,这份优渥的薪水并没有那么好拿,要时时面对高风险。倒不是说那些病人有多难对付,反正他们这里有的是膀大腰圆的男护士们。真正烦人的是那些疯子稀奇古怪的想法,总有一天他们会成功地把这里仅剩的正常人逼疯。不过从某种程度上说,他们都是魏敏的衣食父母,于情于理...

【楼诚】普罗米修斯(十三)

13、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

“所以许鹤呢?”明诚看着明楼把冰可乐瓶子按在脸上,“嘶”地倒吸一口气,毫无愧疚地问,“你到底把他弄哪儿去了?”

问完他歪了歪头,伸手在喉咙上划了一下,朝明楼挑了挑眉以示询问。明楼被冻得龇牙咧嘴,见状一瞪眼:“你把我当什么人了?”

他把可乐瓶子拿开,脸颊上挨了一拳的地方已经显而易见地红肿起来,半边英俊半边猪头的脸实在让人很难憋住笑,明诚因此不大愿意直视他,明楼倒是十分坦然,继续解释:“东欧和西非有不少矿山需要价廉物美的劳工——我瞧着许鹤是个能干的,应该会有人喜欢。”

明诚瞪大了眼睛:“你把他卖了?”

他瞠目结舌,忽然仰头大笑起来:“我们那时候说他不应该...

【小提示】《贪狼》预售即将截止,最晚拍下时间为6月20日

预售明天截止,捞一把说明。

Mirror Stage 镜像阶段:

今天库存不小心被拍光了,客服被突然轰炸……请大家不要慌乱,已经紧急补了库存,还可以拍付,是在预售期内的。


如果有特殊原因不能及时付款,是可以先提交订单的,在系统自动退款前付款就可以。我们会为这样的订单保留本子。


预售内赠品和特典齐全,很抱歉不能提供作者 @北歌南唱 签名。发货的是代理,不是作者。


抽奖也在继续,详情请看本账号的其他公告。


预售品发货时间会根据印刷、物流等原因变动,我们尽量在结束后的一周内按顺序发货。


统一包装为双层泡沫袋+飞机盒。...

【楼诚】皆非

伪 · 吃醋梗。

蠢,然而不萌。


明楼回来的时候还不算晚,明镜、明诚和明台都聚在客厅里聊天,确切地说,是逼问明台今天和某个姑娘相亲的情况。阿香刚熬好了银耳汤,用木托盘端了三碗出来。明台正被哥哥姐姐问得焦头烂额,看见阿香端着甜汤出来,如蒙大赦,跟突然被沙发咬了一口似的跳起来,三步并作两步地扑向阿香,把人家小姑娘吓了一跳,好好的甜汤洒了几滴到盘子上,看得明诚直皱眉头。

明台连道歉都顾不上,连忙抢过一碗,嘴里煞有介事地念叨着“哎哟我话说太多渴死了,我要喝甜汤”。话刚说完就迫不及待地往嘴里倒,阿香那句“小少爷,当心烫”还没来得及说出口,他就已经被烫得龇牙...

【变更通知】《贪狼》预售时间重要通知

请学生党们注意一下地址问题哈!

Mirror Stage 镜像阶段:

贪狼预售地址延长至6月20日,预售链接戳我






对不起各位妹子和少年,由于我们没有考虑到学生党的暑假时间,《贪狼》的预售时间十分暧昧,让大家很难确定地址。加上原定的预售期也太短了,镜像决定将预售期延长十天,也就是6月20日截止预售。


发货时间为预售截止后一周内(六月底),为保证大家顺利收到本子,请各位学生党留家里的地址和电话。


已经拍下本子的同学,可以退款重新拍地址,店主会在最迟一天内帮大家确认退款的。



关于通贩,由于库存压力,即将搬仓,镜像本...

一个突如其来的预售。

全本大概14万字,收录了3个未公开番外,其中一个是跟蔷薇太太罪恶交易的产物,等本子完售后会放出,其他两个就作为福利吧。

有抽奖活动,具体的情况见宣图哈。

今晚9点预售,前50名有文件夹作为特典。

就这么多废话,感谢大家(•‿•)


Mirror Stage 镜像阶段:



新刊本宣【凌李】贪狼 by北歌南唱 @北歌南唱 




预售地址 :预售地址戳我戳我戳我


或直接搜淘宝店铺: MS镜像阶段


预售时间 5月20日21:00——6月10日24:00


(尽量在预售期间购买,之后只...

【楼诚】普罗米修斯(十二)




12、后会无期

再次踏上巴黎的土地,已经恍如隔世。

他跟其他仿佛是在攀比谁的箱子更大的旅客不同,只有一个随身携带的14寸手提箱,因此省略了漫长的等待行李时间,直接走向出口。

已经有人在等他,一个矮胖的中年亚裔举着牌子,上头用斗大的字写着“明楼”两个字。大概是因为明楼这张东方面孔在人群中格外显眼,没等他过去,这人就主动迎上来:“明教授是吧?您好,我是许鹤,明诚他们这批学生在巴黎的联络人。”

明楼摘下墨镜,许鹤这才发现他的眼袋比眼睛都深沉,整个人疲态尽显,好在精神状况还算稳定。他跟许鹤握了握手:“您好,麻烦你了。”

这人声音嘶哑,舌头僵硬,仿佛一整年没开口说过话。然而许鹤非常...

【楼诚】普罗米修斯(十一)



11、悲惨世界

汪芙蕖找上门来的那天下着很大的雨。他耐心地在公寓门口敲了很久的门,主人才姗姗来迟。

“你好,明教授。”他望着门里那个一身家居服、面无表情的青年说,“我想跟你谈一谈你最近的研究成果。”

明楼上下打量了他一眼。

“我不认识你,也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他平静地回答。

汪芙蕖笑起来。

“别这么敏感,明教授。虽然我们素未谋面,不过真要算起来,你还得叫我一声世叔。”他凉丝丝地说,活像一条吐着信子的蛇,“我跟你父亲是老朋友——这个容后再说,毕竟我们现在要谈的是公事。”

他慢悠悠地从西装内袋里拿出两样东西。

“这是我的工作证,”他展示了一下,随即掌心朝上,把手里的另外一样...

【楼诚】普罗米修斯(十)

10、囚徒

明镜的表现可谓可圈可点。

她先是踮着脚拥抱了明诚,使劲儿在他后背拍了几下泄愤,然后把他整个人打了个包,交给阿香先行押送回家看医生,这才转向一直被她刻意忽视的明楼。

她头也不抬,冷冷地说:“你跟我来。”

去墓地的路上他们谁都没有说话。明镜亲自开车,换挡的时候宛若推动核弹发射杆,停车的一脚刹车生硬得像是想把副驾的明楼直接撞死在挡风玻璃上。

尽管身家巨万,但明锐东夫妇身后也不过葬身于公墓一方小小石台下。明锐东生前说过,既从常人中来,便要回常人中去。他一生最大的心愿,不过是做一名小小的学者,研究之余有妻儿相伴,共享天伦。然而命运将明氏这桩泼天的富贵加于他身上,竟连这点寻常人的...

【楼诚】普罗米修斯(九)





9、罗曼蒂克消亡史

飞机降落时不可避免的颠簸把明楼从梦中惊醒。

现在离地震发生还不到24小时,而他已经有快20个小时没合过眼了。刚才他在飞机上短暂地睡着了,这会儿醒了,才发现身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条毛毯。

下飞机的时候老挝已经迎来地震后的第二个夜。乘务长在门口送明楼,那是个已经不年轻的女人了,岁月虽然还没有完全带走她的美丽,但浓重的妆容挡不住眼角的皱纹,眼睛里都是细细的红血丝。

她朝明楼躬了躬身:“感谢您乘坐东方航空。”

说到这儿她停顿了一下,并没有接上那句惯常的“祝您旅途愉快”,而是看着明楼的眼睛,郑重地说了一句:“希望您一切顺利,先生。”

明楼朝她点点头:“谢...

【楼诚】普罗米修斯(八)




8、羞耻

明诚回来的第三天就要走。

他跟几个据说是网上认识的朋友一起,要去老挝做一个月的义工。明楼在饭桌上听他说起这事,既没说同意,也没说反对,只是问:“你手续都办好了?部队能同意你出国?”

明诚一边咽下一筷子青菜,一边含糊地答:“我跟部队驻校选培办打过报告,已经全都没问题了。”

他这事儿办得不太地道,先斩后奏在主观恶性上要比忘了或者刻意忘了要严重得多。明诚对此的解释是心血来潮,但是明楼几句貌似不经意的话就套出了他的底。他说完就意识到自己掉进了明楼的套,自知失言,干脆低头装傻。

明楼哪里看不出来他的敷衍,却装作不知道,问:“跟你一起去的都是什么人?可靠吗?”

这次明诚答...

【楼诚】普罗米修斯(七)



7、不能说的秘密

明楼发现那个硬盘,其实纯属巧合。

明家大宅虽然宽敞,无奈位置太偏远。明家大小四个,上学的上学,上班的上班,实在不能把大把时间浪费在路上。两个小的住校,明镜和明楼在市内各有公寓,大宅倒是一年到头都回不去几趟。

那年明镜终于下了决心,要把多年没有动过的大宅重新装修一遍。明董事长一声令下,最忙的却是阿香。时近年关,她带着人上上下下,把家里所有该扔不该扔的东西统统归置了一遍,连常年没人去的阁楼都仔细收拾了。而那个不知被什么人遗弃在那里的硬盘,就在这个时候引起了阿香的注意。

这个家里嫌疑最大的,当然是专业搞计算机的明大少爷。阿香不敢擅自处置,理所当然地把东西塞在了明楼的...

【楼诚】普罗米修斯(六)

6、保持通话

明诚高考那年,为了志愿的事情跟明镜闹了几天别扭。

这一向听话的孩子头一次违逆了明镜的意愿,没有填报明镜给他选好的本地高校,反而选择了北京的一所大学。

明镜后来跟明楼抱怨:“这孩子也不知道怎么想的,跑那么远的地方,有事我们也照应不到的呀!而且他那个分数,报哪个专业都可以,为什么非要跑去学物理?还报了那个、那个国防生还是什么东西。我们明家的孩子,是交不起学费还是安排不了工作?说出去别人还以为我们家虐待孩子呢!”

明楼只好赔笑:“哪里的话嘛!学物理有什么不好的?国家的航空航天事业都需要这样的专业人才的。再说阿诚也大了,有自己的想法。我们也不能什么事儿都替他打点好了,男孩...

【楼诚】普罗米修斯(五)

5、谍影重重

Abby用枪顶着愕然的明镜向前走了两步。

“别露出这么一副没见过世面的模样,”她冷笑着说,“明天的头条会更让你惊讶的,‘明镜难敌抑郁自杀身亡’——医院的就诊证明在你的办公桌抽屉里,遗书就在电脑上。请放心,我会保证警察一进门就能看见的。”

在她们对面,王成栋松了口气,朝Abby耸了耸肩:“今天不是个动手的好时机,但是似乎已经有人注意到了我们的动作,再拖下去未免夜长梦多,还是早点了事让我心安。”

“阿镜,”他的目光转向明镜,嗓音温柔得一如既往,“从88层大楼跳下已经可以算是最轻松的死法了,人的内脏和骨骼会在落地的一瞬间全部粉碎,你甚至都不会感觉到疼痛。”

他和Abby...

【楼诚】普罗米修斯(四)

4、黑天鹅

有人敲门,Abby抬头,就看见董秘办公室的落地玻璃门外头站着个十分精神漂亮的小伙子。他斜挎着个大大的工具包,穿着综合科维修人员的统一制服,对上她的视线,立刻笑出了一口整齐的小白牙,对她摆摆手又指指门锁,示意自己要进来。

Abby礼貌地点点头,小伙子开门进来,从口袋里翻出一本小记录本来,翻开看了一下:“Abby姐?记录显示你报修的内容是打印时出现条状污点……嗯,可能是硒鼓漏粉。”

他指指桌上的打印机:“我可以看看吗?”

Abby没有动,她打量了一下眼前这模样讨喜的年轻人,有点警惕地问:“我怎么没见过你?老王呢?”

年轻人恍然大悟,指指胸前的工牌:“理解理解——你们这是敏感部...

【楼诚】普罗米修斯(三)


3、变脸

“好了,今天的课到此结束。”王成栋关掉PPT,对着伴随着铃声开始收拾东西的学生们说,“谢谢同学们,下周再见。”

学生中稀稀拉拉地响起几声“谢谢老师,老师再见”,王成栋不以为意,他按部就班地拔掉U盘,把电子教鞭、课本和打印出来的教学大纲一一塞进包里,准备去拿讲台上的手机时,才发现有个学生一直默默地站在自己旁边。

他诧异地看着对方:“你有什么事吗?”

学生个儿挺高,用小姑娘们流行的话来形容,就是脖子以下全是腿——现在的孩子营养普遍都好,但营养再好也不足以支撑这么一张五官俊挺、出类拔萃的脸,想必大多得归功于基因。

这随便拍个照都可以拿出去当学校招生活招牌的男孩子腼腆地朝他一笑...

【楼诚】普罗米修斯(二)

POI现代AU


2、她比烟花寂寞       

明镜眨了眨干涩的眼睛,感觉脖子后面像是被打了一整块的钢板,几乎动弹不得。

她捱过一阵不可避免的眩晕,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才动了动有点僵硬的左手——这两年原本偶尔会有的麻木已经开始越来越频繁地发作,苏医生最近几次警告她的时候已经称得上声色俱厉,但她只是笑着一言不发。

苏医生最后只能无奈,她说阿镜,你行行好,就当是为了明台,别这么折腾自己。

明镜幽幽地叹了口气,说,我没办法。

坊间流言她又不是没听过,无非是说她天煞孤星,六亲缘薄,是个孤家寡人的命。年轻时克死父

【楼诚】普罗米修斯(一)



作死开个打脸新坑。

POI现代AU,没看过原作不影响阅读……吧。

非常慢热,谨慎观看。


1、消失的爱人

Jessica百无聊赖地用小勺刮着栗子蛋糕上的糖霜。

倒不是她有多在乎这点卡路里,但是约定时间已过,她需要做点什么证明她的等待是值得的。

这家店的老板Juicy时不时地投来关怀目光,后来干脆从柜台后面跑出来,有点忐忑地问她:“怎么,不喜欢今天的蛋糕?”

Jessica随手把蛋糕勺按在了装蛋糕的大红瓷盘上。她心情有点烦躁,手下力气没掌握好,金属和陶瓷碰撞,发出“叮”的一声脆响,连带盘子都被硌了一下,有糖霜被震下来,细细地洒在红色的盘底上,还怪好看的,...

【凌李】贪狼(终)

25、我与你(下) 

凌远出院那天天光大好,李熏然先溜达回家,顺路去洗了个车,才开着他那辆光可鉴人的白色奥迪回了第一医院。

他不仅洗车,还非得洗人——这忙起来能一个礼拜不换衣服袜子的糙货非得让凌远洗个澡再回去,并且言之凿凿地声称这是洗掉晦气重新面对新生活。

这话被他说得苦口婆心,凌远觉得自己不像个伤愈出院的患者,倒像是刑满释放人员,于是不满地抗议了几句。然而李警官看他的眼神十分不耐,显然是觉得他在无理取闹,最后敷衍地答了一句:“都差不多——反正就是重获新生嘛!”

凌远被他的没心没肺堵得说不出话,不过李熏然情绪高涨,显然没注意到他心里那点小小的不快活,反而睁着天真的圆眼睛问:“...

【凌李】贪狼(二十四)

24、我与你(上)

那天欧阳霖和李睿韦天舒几乎是同时冲进来。欧阳霖后来表示,他一看见凌远的模样,当场就魂飞魄散,生怕他有个三长两短,李熏然要用实际行动证明他俩的感情至死不渝。

后来他把这话讲给李熏然听,李熏然鄙夷地白他一眼,屈尊纡贵地解释:“我一进门就观察过,他一直在流血——死人是不会这样的,那点出血又远远达不到致死量。当然了,你非要拿内出血说事儿我也没办法。不过以我对韩源的了解,不敢说绝对,有绝大可能,他是在诈我。”

欧阳霖朝天翻了个白眼,只道他此时洋洋得意,彼时完全是是一副失了魂的模样,如果不是职责所在,他必然是要跟去第一医院的。然而案子未结,李熏然纵然恨不得把眼珠子挖出来跟着凌远走...

1 / 5

© 北歌南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