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聚好散

【变更通知】《贪狼》预售时间重要通知

请学生党们注意一下地址问题哈!

Mirror Stage 镜像阶段:

贪狼预售地址延长至6月20日,预售链接戳我






对不起各位妹子和少年,由于我们没有考虑到学生党的暑假时间,《贪狼》的预售时间十分暧昧,让大家很难确定地址。加上原定的预售期也太短了,镜像决定将预售期延长十天,也就是6月20日截止预售。


发货时间为预售截止后一周内(六月底),为保证大家顺利收到本子,请各位学生党留家里的地址和电话。


已经拍下本子的同学,可以退款重新拍地址,店主会在最迟一天内帮大家确认退款的。



关于通贩,由于库存压力,即将搬仓,镜像本...

一个突如其来的预售。

全本大概14万字,收录了3个未公开番外,其中一个是跟蔷薇太太罪恶交易的产物,等本子完售后会放出,其他两个就作为福利吧。

有抽奖活动,具体的情况见宣图哈。

今晚9点预售,前50名有文件夹作为特典。

就这么多废话,感谢大家(•‿•)


Mirror Stage 镜像阶段:



新刊本宣【凌李】贪狼 by北歌南唱 @北歌南唱 




预售地址 :预售地址戳我戳我戳我


或直接搜淘宝店铺: MS镜像阶段


预售时间 5月20日21:00——6月10日24:00


(尽量在预售期间购买,之后只...

他们见过罪恶,却选择为善——简评北歌太太《贪狼》

 感谢一直听我吐槽,任我耍赖,不抛弃不放弃我这个拖延症晚期,并时不时跟我进行罪恶交易的小伙伴蔷薇薇呀~

蔷薇的花园:

 @北歌南唱  北歌太太是位好太太,我要给她写长长长评,然后换一个啪啪啪番外,过了这么久,跟太太的罪恶交易还没有停止。糟了,我怎么不小心说出来了,完蛋。

这是一篇有小标题的文评,以及大量夹带私货,与太太无关,是我戏多,自我发散。


凌李文常有,而贪狼不常有


作为楼诚的衍生CP,凌李两个人物般配到天造地设的地步。我一直很喜欢看凌李文,比起楼诚之间总要带上家国大义和风云诡谲的斗争才带感的的相处模式,...

【凌李】贪狼(终)

25、我与你(下) 

凌远出院那天天光大好,李熏然先溜达回家,顺路去洗了个车,才开着他那辆光可鉴人的白色奥迪回了第一医院。

他不仅洗车,还非得洗人——这忙起来能一个礼拜不换衣服袜子的糙货非得让凌远洗个澡再回去,并且言之凿凿地声称这是洗掉晦气重新面对新生活。

这话被他说得苦口婆心,凌远觉得自己不像个伤愈出院的患者,倒像是刑满释放人员,于是不满地抗议了几句。然而李警官看他的眼神十分不耐,显然是觉得他在无理取闹,最后敷衍地答了一句:“都差不多——反正就是重获新生嘛!”

凌远被他的没心没肺堵得说不出话,不过李熏然情绪高涨,显然没注意到他心里那点小小的不快活,反而睁着天真的圆眼睛问:“...

【凌李】贪狼(二十四)

24、我与你(上)

那天欧阳霖和李睿韦天舒几乎是同时冲进来。欧阳霖后来表示,他一看见凌远的模样,当场就魂飞魄散,生怕他有个三长两短,李熏然要用实际行动证明他俩的感情至死不渝。

后来他把这话讲给李熏然听,李熏然鄙夷地白他一眼,屈尊纡贵地解释:“我一进门就观察过,他一直在流血——死人是不会这样的,那点出血又远远达不到致死量。当然了,你非要拿内出血说事儿我也没办法。不过以我对韩源的了解,不敢说绝对,有绝大可能,他是在诈我。”

欧阳霖朝天翻了个白眼,只道他此时洋洋得意,彼时完全是是一副失了魂的模样,如果不是职责所在,他必然是要跟去第一医院的。然而案子未结,李熏然纵然恨不得把眼珠子挖出来跟着凌远走...

【凌李】贪狼(二十三)

可能有会造成不适的刑事案件内容描写。


23、天使与魔鬼(八)

 “李警官,”韩源微笑着瞧他:“你终于来了。”

李熏然的视线转向他,从他脸上面具一样的微笑,一直扫视到他手中沾着血的手术刀。

他静静地站在那里,语调平稳地简直没有真实感:“放下刀,举起手来,韩源。”

这种镇定显然不是对方预料中的,韩源挑了挑眉毛,后退了一步,不急不缓地在凌远身边蹲下,那把即使沾着血,却依然闪着寒光的手术刀在他手指间灵活地转动着,他瞧了瞧凌远的脸,语气里带着刻意的疑惑:“这么冷淡?不会吧,你跟他不是那种关系吗?”

清晰的机括扳动的声音响起,韩源闻声抬头,只见眼前的警察正死死地盯着自己,瞄准了目...

【凌李】贪狼(二十二)

可能有会造成不适的刑事案件内容描写。


22、天使与魔鬼(七)

李熏然抓起桌上的电话,拨了个号码。等待声响了几响,就被对面接起来。李熏然不等对方开口,就熟门熟路的对那头说:“哎,沈姐,是我,小李啊。我……”

他才说了两句就被人打断了:“不是,那个,李队啊,我、我是小林啊。”

小林法医前些日子上省里学习去了,有阵子没见他了,因此李熏然随口问:“你什么时候回来的?你们沈姐呢?”

小林挺高兴地答他:“我刚回来没一会儿呢。沈姐她出现场去了,李队你有事吗?”

李熏然下意识地一皱眉,嘴上倒是利索:“哦,没什么事。早上我送去的那个孩子在你那儿吗?我一会过去接他回来。”

对面小林的惊讶...

【凌李】贪狼(二十一)

可能有会造成不适的刑事案件内容描写。



21、天使与魔鬼(六)

李熏然到的时候老赵正拿着一瓶冰矿泉水敷脸,面颊上一大块挡都挡不住的淤青。他年轻的时候曾经是专业的散打运动员,那身手可不是一般人吃得消的,即使现在,队里大多数小年轻们在他手底下也讨不着好去。因此李熏然一见他那模样,就吓了一跳:“怎么了,赵哥?那姓柯的拒捕?”

老赵咳了一声,有点尴尬地转开了眼睛。跟他一组的老汪笑道:“嗨,别提了,我们进门的时候那小子要翻墙逃跑,你赵哥一时心急,也不管我们有接应的兄弟,直接上去就抱人的腿,两个人从墙上一起摔下来,咳,”讲到这里他忍不住笑了一下,“……活生生给砸的。”

李熏然看看监控屏幕里木...

【凌李】贪狼(二十)


可能有会造成不适的刑事案件内容描写。



20、天使与魔鬼(五)

欧阳霖进门的时候差点跟出门的李熏然撞个满怀。

他猛地向后退了一步才站稳,嘴里已经咋咋呼呼地喊上了:“干嘛啊投怀送抱的,你哥我比电线杆还直呢,不吃你这套啊。”

李熏然沉着一张脸:“没功夫跟你贫——韩琦开一辆红色福克斯。”

欧阳霖的千年二皮脸一下子塌下来:“我操!真的假的!”

他眼睛转了转:“怎么查?先从她前夫查起?”

如果真如他们猜想的那样,有人用了韩琦的手机引诱金启辰出来,那么从目前他们掌握的情况看,这个人绝大可能是韩琦的前夫。

欧阳霖喃喃道:“作案条件具备,作案动机充分,这人嫌疑重大。”

李熏然冷冷丢...

【凌李】贪狼(十九)

拖了这么久真是抱歉呐,我觉得大家可能已经忘记剧情了orz

争取这个月把贪狼这个坑填完。


可能有会造成不适的刑事案件内容描写。



19、天使与魔鬼(四)


凌远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李熏然。他脑子里转了几转,想问的话太多,结果最先出口的,居然是一句下意识的“你吃过晚饭了没”。

李熏然身后的欧阳霖顿时一脸惨不忍睹的表情。

凌远问完了才觉得不妥,难得的窘迫起来。李熏然倒是没什么反应,只是对他点了点头,算是回答了他的问题,又问:“你怎么在这?”

之前坐在楼梯间里的少年已经站起来,眼睛在凌远和李熏然之间转了几转,颤抖着又喊了一声:“凌叔叔?”

凌远叹了口气,侧身摸了摸他的...

【凌李】 望梅止渴

贪狼的第一个番外,跟 @蔷薇的花园 太太罪恶交易的产物。

丧心病狂的点梗,又名《四次他们没睡到对方,还有一次成功了》

有情爱描写


番外一

望梅止渴

1、

凌远晚上一进门,就看见李熏然提着一罐可乐,正瞪大了眼睛看他。

李Sir身高腿长,人模狗样,走起路来挺拔得像是刚从哪儿的秀场上下来似的,经常迷倒一众不明真相的小姑娘。

凌远对此的评价是:肤浅,都是一群不能透过外表看透本质的吃瓜群众。

李警官对此很不服气,一边去扯凌院长系得一丝不苟的领带,一边狡辩:“我可是我们局里公认的警草。”

凌远把他拉过来亲了一口:“嗯,在一堆子地皮菜里,你确实是一根英俊的狗...

【凌李】贪狼(十八)

可能有会造成不适的刑事案件内容描写。

有情爱描写。



18、天使与魔鬼(三)

信息中心的反馈还没来,沈姐那里的尸检结果倒是先出来了。

除了报案人倒车造成的伤痕外,死者全身共有11处锐器刺伤,根据伤口形状,判断凶器应该是弹簧刀之类的刀具,死因是失血过多。

李熏然拿着尸检报告皱眉。典型的过度杀伤,处处彰显出凶手强烈的愤怒,非常符合情杀的特征。死者后背和胸口都有伤痕,很有可能是先背对凶手,被从身后刺中,回身反抗时又再次被刺伤。伤口的位置基本集中在尸体的的右腹部,金启辰身高中等,凶手应该比他更矮,身高约在一米七上下,最重要的特征是,他是个左撇子。

地下停车场和大厦的出入口都有摄像头,...

【凌李】一篇小黄文引发的OOXX

鉴于我上次挂了这个人,这次我要热情洋溢地夸一夸她。

蔷薇薇小朋友作为我的损友,每天的例行就是在我低级趣味的时候陪我更加低级趣味。而作为人民群众的好朋友,除了每天威逼利诱我搞番外、顺便嘲笑我性冷淡风格的污以外,还会在我撒泼打滚拖更的时候拔肾相助,以老司机的身份对我言传身教。

另外,我向污之神(?)发誓,我才没有开过手铐噗雷的脑洞!没有!会有这种东西完全是蔷薇薇小朋友的错!所以催文的表白的以及想要撸一撸(?)的观众朋友们,请不要大意地去原文下抽打蔷薇薇小朋友,我不会介意的。

最后,番外是什么……?能吃吗……?

蔷薇的花园:

撩妹高手 @北歌南唱 太太在她的新更里用一句话撩得...

【凌李】贪狼(十七)

借地儿说个事,因为我很懒,镜像组的各位又很忙,所以似是故人来的本子是不会二刷的。其实我觉得说了没啥意义,不过主催太太坚持,所以我就顺便说说啦。


可能有会造成不适的刑事案件内容描写,请谨慎阅读。


17、天使与魔鬼(二)

被害者叫金启辰,是市妇幼的副院长,算得上年轻有为,在本市也是小有名声。当然,比起凌远还是差点。

这位金副院长生前理应是很风光的,但是他这会儿正躺在地下停车场的角落里,双目圆睁,死不瞑目,身上的衬衫被血浸透,以一个扭曲的姿势被塞在一辆SUV下头,车子退了一半,正压在他身上,更显得死状扭曲凄惨。

物业的经理已经在一边等着,脸色苍白,腿抖得跟筛糠似的,要不是旁...

【凌李】贪狼(十六)


可能有会造成不适的情节描写,请谨慎阅读。





16、天使与魔鬼(一)

在凌远的坚持下,李熏然搬到了楼上主卧。

他是没那么多弯弯绕绕的讲究,但是凌远不让,非要拖着他去买床。

两个男人结伴去买床,用脚趾头想想也知道有多肉麻恶心。李熏然打死不干,凌远拗不过他,自己又忙,只好在网上兜了一圈,挑了个最贵的下了单。

过了几天家具公司的人来送货安装,等一切都收拾好了,凌远才觉得自己的钱没白花。他满意的不得了,当天晚上就把李熏然拖上去试了试这张床到底有多舒服。

楼上的卧室比楼下的客房宽敞,李熏然觉得挺满意。他自从搬上去和凌远住,除了正常的夜间沟通外,偶尔还会进行几次有益身心健康的晨...

【凌李】贪狼(十五)

15、凌院长与小凌(下)

第二天他们没买成床。

因为李熏然起不来。

凌远把早饭端到床头。小李警官用被子把自己裹成一个卷,面朝里,拒绝去看害他下不了床的罪魁祸首。

凌院长毫无顾忌地把李熏然牌被子卷儿翻了个面,把他的脑袋扒拉出来,凑过去就要亲。

李熏然没想到他这么不讲究,急得边退边喊:“你干嘛……别……我没刷牙呢!”

凌远逗孩子似的在他嘴唇上响亮地亲了一口:“没事,我不嫌你。”

小李警官炸毛了:“你敢嫌我!”

凌院长把他拎起来靠在床头,在他背后塞了个枕头,顺便把牛奶塞给他:“我不敢——牙等会儿再刷,先吃早饭。”

李熏然被早饭一哄,又开心了。吃完早饭,伸展伸展胳膊腿儿,感觉还行,爬...

【凌李】贪狼(十四)


有情爱描写



14、凌院长与小凌(上)

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凌远下飞机的时候觉得空气清新,阳光灿烂。

他笑了一下,想打李熏然的电话,又想起来昨晚上李警官跟他说过,自己今天中午要回爹妈家吃饭。所以他到底是没拨号码,转而发了条短信过去:

——我下飞机了。等下先回院里。晚上回家吃饭吗?

等行李的时候李熏然的回复来了:

——我要吃糖醋排骨。

凌远笑了。

李局长看见自己儿子傻笑着发短信,刑警的直觉尖叫着告诉他有情况。

他若无其事地说:“对了,我还没问你呢,你从局里宿舍搬出去了?”

李熏然一愣,点点头,简单地答了一句:“嗯。”

他去医院治疗的报告最后总能交到他爸的办公桌上...

【凌李】贪狼(十三)



可能有会造成不适的刑事案件内容描写,请谨慎阅读。



13、父与子(五)

李熏然和欧阳霖一路去粮油市场调监控。

半路上手机有短信进来,李熏然忙着开车,到地方来才把手机抽出来,是凌远的短信:

——我去北京开会,晚上六点的飞机。大后天回。晚饭在桌上,回去自己热。

李熏然本来上扬的嘴角耷拉下去。

他看了看表,凌远现在大概正准备出发去机场。算算日子,大后天是周六,如果杨信春的案子能结,自己应该还能捞到一天休息。于是他回了短信:

——知道了,一路顺风。你具体什么时间回来?我去机场接你。

没过多久凌远的短信就来了:

——不用,我打车回去。

隔着手机也能感觉到冷淡的拒绝,李熏...

【凌李】贪狼(十二)

因为看见读者有疑惑,所以我在这里稍微解释一下贪狼的感情线。

我这个人呢,有点恶趣味,不太喜欢把两个人之间的感情转化写的太清楚,似是故人来是这样,贪狼里也是这样,所以全靠读者自己体会。

凌远相对来说是比较明显的那个。我知道很多人不喜欢林念初,但她曾经是凌远的挚爱,是她塑造了现在的凌远,所以我没办法把她略去不提。林念初在贪狼里间接出现过两次,一次在凌远的梦里,一次在李睿的记忆里,两次都跟李熏然联系在一起。换句话说,对于凌远来讲,李熏然的存在跟林念初是一个性质,是让他心动和爱恋的对象。所以后来李睿质问他的时候,他虽然没有明说,实际上已经坦然地承认了他跟李熏然之间的关系。

李熏然这条线可能隐晦一...

【凌李】贪狼(十一)



可能有会造成不适的刑事案件内容描写,请谨慎阅读。




11、父与子(三)

李熏然晕晕乎乎的被人送到医院打吊瓶,给他扎针的小护士非常惊恐,不知他是什么大人物,需要凌院长和李主任亲自送来,吓得险些把针给扎偏了。这些李熏然全不晓得,他脑袋里嗡嗡响,意识混沌不清,只能隐约听到有人说话。

警察同志脸色煞白煞白的,歪着头,姿势别扭地坐在椅子上睡了。凌远想了想,把自己的外套脱下来,折成一个小枕头,垫在李熏然的脖子后头。

李睿站在旁边,脸绷得紧紧的,看凌远安顿好李熏然,拉了他的胳膊一把:“凌远,我有话跟你说。”

在凌远家的时候他终于看清了沙发上那个男人的脸,英俊瘦削,眼熟的很。当他看...

1 / 2

© 北歌南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