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聚好散

【凌李】贪狼(二十三)

可能有会造成不适的刑事案件内容描写。


23、天使与魔鬼(八)

 “李警官,”韩源微笑着瞧他:“你终于来了。”

李熏然的视线转向他,从他脸上面具一样的微笑,一直扫视到他手中沾着血的手术刀。

他静静地站在那里,语调平稳地简直没有真实感:“放下刀,举起手来,韩源。”

这种镇定显然不是对方预料中的,韩源挑了挑眉毛,后退了一步,不急不缓地在凌远身边蹲下,那把即使沾着血,却依然闪着寒光的手术刀在他手指间灵活地转动着,他瞧了瞧凌远的脸,语气里带着刻意的疑惑:“这么冷淡?不会吧,你跟他不是那种关系吗?”

清晰的机括扳动的声音响起,韩源闻声抬头,只见眼前的警察正死死地盯着自己,瞄准了目标的枪口几乎和他的眼珠一样黑。

“我让你放下刀,离他远点!”持枪者的声音很低,像是一个字一个字咬出来的,额上的青筋在不停抽动:“举起手来!不然我真的会开枪的!”

这已然是个非常实在的威胁,然而韩源闻言并没有一点惊慌的神色,嘴角反而扬得更高,简直称得上兴高采烈。

“我当然知道你会开枪,李警官。”他乐呵呵地说:“我看杂志上说,你精神上有点问题,还有暴力倾向?”

李熏然没有任何反应,韩源瞧了瞧他额头上的一层细汗,歪了歪头,一派天真地问他:“所以你会杀了我吗?为你的爱人报仇?”

一滴汗顺着李熏然的侧脸滑下来,他持枪的手依然很稳,声音越发严厉了起来:“我最后警告你一遍,放下刀!”

韩源只是慢悠悠地抬起头来,非常温顺的模样,说出的话却完全不是这么回事:“你知道吗,我本来不想杀他的。”

李熏然额角边暴起的青筋凸得更厉害。

韩源愉快地笑了笑,却换了个话题:“看来我爸已经什么都说了?他那样的蠢货,果然是一点都靠不住。不过算了,他怎么说也杀了我妈那个贱人,从这个角度上,我该感谢他。”

李熏然持枪的手紧了紧,终于开口:“是你。”

韩源看着李熏然沉黑的眼睛,撇了撇嘴:“你是个聪明人,李警官。只可惜我什么都没有做。非要说的话,大概就是听错了我妈的电话,不小心给了我爸机会复刻家里的钥匙?我那个疯子妈没事就拿我出气,我总得找我爸诉诉苦,我倒是认真考虑过怎么弄死我妈和她那个野男人,这样就能名正言顺地跟着我爸过了——可我哪里知道我爸他听了我的话,就会真的动手呢?我也不知道他会舍不得那个利用完他就把他一脚踢开的女人,还想着把这件事掩盖过去——如果不是我恰好记错了我妈那周的排班时间,也许就不会有这样的悲剧了。”

李熏然目光在生死不明的凌远身上转了一圈,下意识地朝手表看了一眼,视线又转回了韩源的脸上,几乎是咬牙切齿地挤出几个字:“这次你跑不了。”

出乎意料的,韩源仰天大笑起来:“李警官,你不知道吗,我下个月才过十四周岁生日——你信仰的法律在我这儿没用,就算我杀了凌远,你也……”

打断他的是李熏然的一声低吼:“你闭嘴!”

他扣着扳机的手指危险地紧了紧,然而韩源毫无惧色地站起身,朝他走进了一步。

“你想替凌远报仇吗?”他问:“那就只能亲手杀了我。”

“我刚才说过,我其实没想过要杀他。你不觉得我们两个很像吗?废物父亲,疯子母亲,天才孩子,我们甚至连名字都像——他跟我才是同一种人,我根本不想杀他。”

“别往自己脸上贴金了。”李熏然哑声说:“你只是个疯子,别侮辱他。”

韩源的脸上有怒气闪过,他终于不再笑了,冷冷地答:“很遗憾,他也是这么回答的。他既然不愿意成为我的同伴,那就只能死了。至于你,李警官,连你仰仗的正义这次都站在我这边,你无路可走,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凌远白白地死在这儿,你……”

“没有用的,韩源。”李熏然打断他,他头上都是冷汗,脸色也非常难看,但声音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冷酷:“你不用试图激怒我。你自己很明白,走投无路的人是你。”

韩源的脸色一下子变得刷白。

“你比我见过的任何一个人都更聪明,包括凌远。”李熏然近乎无机质的眼睛看着他:“你看过那篇报道,知道我的情况,从来我进来开始就在不停地故意刺激我,你就是希望我会精神崩溃,对你开枪吧?这样你才能以一个受害者、一个英雄的形象存在下去——我不会给你这个机会的。你说得没错,法律没法惩罚你,但是你以为这样就完了吗?”

“你的罪行会记入档案伴随你一辈子,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你周围的人会自发地隔离你,你再也不会有机会上大学,不会有机会从事体面的工作,你那引以为傲的天才也不会有人在乎。过个几年,运气好的话,你也许能找到一份卖体力的活儿。你也可以离开这里,到别的城市去生活。但我向你保证,我会第一时间把你的情况通知当地的公安和社区。你的余生都会在今天的阴影下度过,不管你有多聪明,这辈子都没办法再获得这个社会的认同,也没办法取得你想象中的成功——对你这样的人来说,这大概比死要可怕得多吧?”

他看着韩源越发惨白的脸色:“法律也许会迟到,但正义从来不会缺席,这才是我的信仰——现在放下刀,举起手来!”

手术刀掉在地上的那一刻,风终于带来了悠长的鸣笛声。

 

天使与魔鬼(完)


tbc.

评论(80)
热度(592)

© 北歌南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