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聚好散

【凌李】贪狼(十五)

15、凌院长与小凌(下)

第二天他们没买成床。

因为李熏然起不来。

凌远把早饭端到床头。小李警官用被子把自己裹成一个卷,面朝里,拒绝去看害他下不了床的罪魁祸首。

凌院长毫无顾忌地把李熏然牌被子卷儿翻了个面,把他的脑袋扒拉出来,凑过去就要亲。

李熏然没想到他这么不讲究,急得边退边喊:“你干嘛……别……我没刷牙呢!”

凌远逗孩子似的在他嘴唇上响亮地亲了一口:“没事,我不嫌你。”

小李警官炸毛了:“你敢嫌我!”

凌院长把他拎起来靠在床头,在他背后塞了个枕头,顺便把牛奶塞给他:“我不敢——牙等会儿再刷,先吃早饭。”

李熏然被早饭一哄,又开心了。吃完早饭,伸展伸展胳膊腿儿,感觉还行,爬起来溜达去洗漱。凌远在厨房里洗碗,听到动静,探头出来:“你先去看会儿电视,昨天那个什么动画片不是才看了一半吗?”

他不提就罢了,一提李熏然气不打一处来:“剧透可耻!你都说完了,我还看什么看!”

凌远瞧他气急败坏的模样,从容地笑了笑:“我骗你的。”

李熏然把沙发垫朝他扔过去。

他们闹了一会儿,凌远的电话响了。

他看了一眼联系人姓名,脸色立刻变得柔和了。

只见凌远接起电话,温声说:“喂,爸,是我。”

电话那边不知道说了什么,凌远下意识地看了眼李熏然,犹豫了一下,才说:“……嗯,好,那我一会儿到。”

他挂了电话,李熏然瞥他一眼:“中午不在家吃了?”

凌远抱歉地过去亲一亲他的额头:“我……”

李熏然打断他的话:“过两天不是过节嘛,我爸喊你去家里吃饭呢。”

凌远有点懵:“啊?”

李熏然不在意地说:“说是要谢谢你对我的照顾……放心,人挺多的,还有瑶瑶她们一家,薄教授说不定也来呢。”

凌远眯了眯眼:“……好。”

他给李熏然做好了饭才走,到家的时候有点迟。凌欢跟男朋友去约会,凌岳在美国,家里只有凌教授夫妻两个。凌远到的时候凌夫人有点不太高兴:“一大早就打了电话了,怎么现在才到?汤都凉了!”

凌远好脾气地笑笑:“有点事情耽误了。对不起,妈。”

凌教授赶紧打圆场:“哎呀,你怎么这么多话,小远他忙,你又不是不知道!”

凌夫人嘀咕了几句,去厨房里端菜,准备开饭。

吃完饭凌远要去洗碗,凌夫人不让。在她看来,家里厨房是她神圣不可侵犯的领地,谁也别想横插一手。她把凌教授和凌远赶去客厅里看电视,自己又去切水果。

凌远心不在焉,凌教授打量了他好几次,终于忍不住问:“小远啊……你跟念初……最近还联系吗?”

凌教授夫妻两个喜欢林念初,凌远知道。当初他离婚的时候不敢做声,怕他爸心脏不好受不了刺激。后来实在瞒不过去了,才悄悄告诉他妈。结果凌夫人气得直哭,拍着他的胳膊骂他混蛋。

他是挺混蛋的。所以尽管小老太太手劲挺大,他还是低着头,一声不吭。

这时候凌教授旧话重提,无非是希望他能和林念初破镜重圆。凌夫人端着切好的水果过来,刚好听见凌教授的话,又絮絮叨叨地说:“你也多关心关心她,念初她一个女孩子,再怎么走,也还是要回来的呀!”

凌远突然说:“爸,妈,我有人了。”

凌教授去叉苹果的手抖了一下。

凌夫人一下子急了:“哎呀,你……你……”

她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半天才说:“你别给人骗了!”

凌教授瞪了她一眼,却也没说话。

凌远笑了:“妈,我有什么好骗的。再说人家条件那么好,没嫌弃我就不错了。”

凌夫人突然又急起来:“什么话啊这是!离过婚怎么了啊!你年纪轻轻的,又是美国回来的博士,还是院长呢!你哪儿就不好了呢,她凭什么嫌弃你!”

凌远哭笑不得:“哎,妈,你别急啊……他又没觉得我不好。”

凌教授咳了一声,他把吃水果的小叉子放下,很认真地对凌远说:“你就说说看,她是个什么样的人?”

凌远想了一下,李熏然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他是个警察,年轻又好看,人生的前二十八年全在暗恋青梅竹马,都没谈过一次正经恋爱。人很聪明,很正直,骄傲又不是不通人情世故,讨人喜欢的不得了。

这么好的一个人,怎么就能看上他呢?

他说完了,凌教授夫妇都不做声了。

过了一会儿,凌教授才说:“那……那你们怎么认识的?”

凌远轻描淡写地说:“工作上认识的,一来二去的,就熟悉了。”

凌夫人又沉不住气了:“那她家里呢?什么情况?”

凌远很耐心地解释:“这个我没细问过,只知道他爸是市公安局的李局长。”

他说到这里笑了一下,得意又紧张:“过两天不是过节嘛,他爸喊我去吃饭呢。”

凌夫人有点失望,凌教授不动声色,又问:“那人家叫什么名字?你就算不把人带给我们看,我们也总不好老是‘她’呀‘她’的喊吧?”

他想打探,偏不直接问,非要找出个正当的理由来。这点心思凌远看得出,也不点破,笑着说:“叫……然然。”

下午他要走的时候,一直有点别扭的凌夫人突然把他喊住,闷着气使唤凌教授:“去,家里不是还有两瓶陈年的茅台吗,拎出来给小远带走。”

凌远莫名其妙:“妈,那不是爸藏着等欢欢结婚时喝的嘛,给我干什么?我又不喝这个。”

凌夫人没好气地说:“你爸心脏不好,不能喝了,放家里也是浪费。再说你以为是给你的?然然她爸爸不是要请你吃饭吗,你是打算第一次上门就空着手啊?!”

凌远又好笑,又觉得鼻子有点酸:“哎呀,妈,其实人家不是那个意思……我们的事情他爸不知道……就是我之前帮了市局一点忙,人家客气客气,请我吃个饭。”

凌夫人看上去心情好了点,但是态度还是很坚决。凌远想要推拒,然而凌教授已经把东西塞到他手上,他只能收下。

结果他真把这两瓶酒带去李熏然家了。

李警官对此嗤之以鼻:“上你公公婆婆家还带什么礼啊,带人就行。”

……凌远非常明智地没有跟他计较称呼问题。

简瑶和薄靳言还没到,给他们开门的是个挺可爱的小姑娘,婴儿肥的脸,活泼的笑,眉眼依稀有些熟悉。

她跟李熏然打了招呼,视线转到凌远身上。

……然后她尖叫着跑掉了。

凌远隐约听见她激动地大喊“年上”“禁欲系”“腿长两米八”和其他一系列他听不懂的名词。他一头雾水地转向李熏然,眼里的意思清清楚楚——这姑娘是不是脑子有点毛病?

李熏然干咳了一声,无语望天:“……你习惯了就好。”

等他们进了门换鞋的时候,简瑶她妹妹简萱——就是那个脑子可能有点问题的小姑娘——又凑上来,明知故问:“哎,熏然哥,这个是你朋友啊?”

李熏然懒得搭理他:“嗯。”

简萱本来也没指望他,她得了李熏然的肯定,便蹦蹦跳跳地转向凌远:“这位长腿叔叔您好,我是简萱,请问您哪位呀?”

凌远被她逗得笑了:“你叫他哥,叫我叔叔,我真有那么老?”

简萱没一点不好意思,从善如流:“哦,那这位长腿欧巴,不自我介绍一下吗?”

李熏然简直看不下去,伸手赶人:“去去去,别在这丢人现眼啊,去厨房帮忙。”

简萱气哼哼地被他撵走了,临了还来了句:“不解风情,活该你没女朋友!”

李熏然作势要揍她,小指头却被凌远轻轻地拽住了。他一回头,只见凌远眯着眼睛笑:“没有女朋友好啊,正好便宜我了。”

在家门口就这样拉拉扯扯的实在是不像样,李熏然急着把手抽出来。刚摆脱了凌远,就听见他爸的声音:“你们到了?”

李熏然吓了一跳,回头看见他爸脸色如常,显然是没看见他们刚才的小动作,这才放下心来。凌远客气地和李熏然他爸伸手:“李局长,不好意思,打扰你们了。”

李局长没什么特别的反应,跟凌远握了握手:“凌院长,别站在门口,进来说话。”

他一点也没客气,就收下了凌远带来的酒。李熏然觉得自家老爹实在不像样,竟然这样见酒忘义,忍不住捣了捣他,悄声说:“爸你不是吧?还真收啊?不怕纪委明天找你谈话?”

李局长不咸不淡地回他:“那怎么办?带都带来了,还能让他拎回去?”

他说完在李熏然后脑勺上招呼了一巴掌:“怎么说话呢?就不能盼你爸点好啊?去,给你妈帮忙去!”

李熏然心里嘀咕,李局长又转向凌远:“凌院长,还有一会儿才开饭,陪我去阳台抽支烟?”

李熏然插嘴:“爸,凌远他不怎么抽烟的。”

凌远却说:“没关系,我不太抽,不是不抽。李局长既然开口了,当然奉陪。”

他又微笑着对李熏然说:“你去忙你的,不用管我。”

在他们身后,李局长微不可见地皱了皱眉。

阳台的玻璃推拉门被关上,一室温暖被隔在里面。李局长自己点了根烟,却没有给凌远的意思。

凌远也不说话,眼神透过玻璃,看着李熏然对着简萱无知无觉地笑,嘴角不由地扬起来。

李局长皱着眉看他,突然开口:“谢谢凌院长这段时间对熏然的照顾。”

凌远把眼神转回来,轻飘飘地答:“谈不上,他也照顾我很多。”

李局长又说:“这孩子不太懂事,特别会麻烦人,过段时间还是让他搬回来,不要再打扰凌院长了。”

凌远静静地看着他:“我没觉得被打扰——熏然他很好。”

李局长烦躁地抽了一口烟,换了个话题:“凌院长离婚也有段时间了,没想过再找人?”

凌远突然笑了:“不找了——已经找到了。”

李局长手一抖,抽了一半的烟掉在地上。

他低头用脚捻灭了烟头,声音里有压抑的僵硬:“有些话,我说可能没什么立场。可要是不说,又实在憋得难受,凌院长不要介意。”

凌远低着头:“您是长辈,教训什么都是应该的。”

这句话实在已经说得不能更明白了。李局长闻言抬头,脸上是一个老警察经年累月沉淀下来的冷酷和锐利,他终于不再遮遮掩掩地试探:“凌院长,我是个粗人,也就不跟你绕弯子了——你是结过婚的人,我还听说你跟前妻感情一直很不错,可现在你跟我说你想……”

李局长说到这里顿了顿,咬牙切齿:“……想要我儿子?”

凌远平静地说:“我爱他。”

李局长像是被踩到尾巴的猫一样跳起来:“你闭嘴!”

这一声之后他似乎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强自压下了火气,冷冷地说:“凌院长,你也不要怪我说话难听。就算你说的是真话,可你跟女人都过不下去,我又怎么能相信你能……能……”

他说不下去了。

凌远没有生气,他看着李局长,波澜不惊地说:“我没法保证什么。”

有一瞬间李局长看起来想要揍他,但是他克制住了。凌远仍然没有转开视线:“您也知道的,我的上一段婚姻没有什么好结果。所以我不能给您什么保证,我只能说,熏然是我想跟他过一辈子的人。我可以跟他去国外结婚,可以领养孩子,可以把现在住的房子过户给他。想怎么样都可以,只要他愿意。”

说到这里,他突然笑了一下,笑里有无谓的洒脱:“至于我自己,您知道我的电话,我的住址,我的单位。您有一万种方法让我身败名裂,只要您愿意。”

李局长瞪着眼睛看他,没有说话。

凌远垂下眼:“我知道您一时难以接受,可我对熏然……是认真的。”

李局长犹豫了。他下意识地摩挲着手指,半天才开口:“凌院长大概不知道,熏然他……”

凌远打断他:“我知道。”

他低声说:“我都知道……我知道他被人囚禁,虐待,催眠,九死一生。我不在乎他的过去,也改变不了什么,我就是……不想再有什么遗憾。”

不。李局长想,你不知道。

凌远不会知道他亲眼看见李熏然用枪指着自己脑袋时有多万念俱灰。不会知道他母亲每天夜里都哭得睡不着觉,白天在医院却只敢笑,连一滴眼泪都不能掉。不会知道李熏然才搬出去的时候,他整夜整夜地守在儿子宿舍的门口提心吊胆,生怕一个不留神,就会发生什么后悔一辈子的事情。

如今李熏然又变回那个能说会笑的样子,可是李局长一想到那些胆战心惊的岁月,就会后怕,怕到只要能看见儿子活蹦乱跳地在眼前,就觉得世界上没什么事是他不愿意为儿子做的。

——哪怕是要接受他和一个离过婚的男人在一起。

刚才他看见他们两个在门口黏黏糊糊地偷偷牵手,儿子脸上是许久不见的、真正的开心。他看凌远的眼神,是当年看瑶瑶时都不曾有过的。

李局长年纪大了,已经再经不起什么风浪了。

所以又有什么关系呢?只要儿子高兴就好了。

李局长突然觉得很累。

他疲惫地对凌远挥挥手:“我已经老了,你们孩子们的事,我管不了,也不想管。”

他觉得自己的心发软,眼发酸,这是多少年都没有过的事了:“熏然是个让人放心不下的孩子,他很喜欢你,你……不要对不起他。”

凌远轻声回答:“我知道。我不会的。谢谢您,爸爸。”

李熏然去阳台喊他们吃饭的时候敏锐地觉查到气氛不对。他看看凌远,又看看李局长,一瞬间就手足无措起来:“爸,你们……你们怎么啦?”

凌远只看着他,没有表情,也不出声,李局长咳了一声,说:“没事,我跟小凌打个招呼,怕你太麻烦人家。”

他若无其事,李熏然又偷偷打量了一遍凌远,发现他全须全尾,既没缺胳膊也没断腿,终于松了口气:“我才没麻烦他——吃饭啦,少抽点烟,等下妈又要念叨了!”

凌远和李局长一起笑起来。

至于到底是什么让他爸对凌远的称呼从凌院长变成了小凌,大概是小李警官终其一生,都破不了的一桩悬案。


凌院长与小凌(完)


tbc.

评论(111)
热度(1085)

© 北歌南唱 | Powered by LOFTER